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长沙的医院通知他

医院保卫处的小龙一眼就认出了他。“前段时间来过。”小龙对民警和记者说,约一周前,袁洪在湘府路德思勤附近的地下通道内被发现,也是送到了中心医院急诊科。

他说,袁洪患有酒瘾,“有四五年了”,曾经几次因为喝酒进医院。最近一次是在一两个月前,长沙的医院通知他,说袁洪进医院了,他连夜赶到长沙,发现这个堂弟喝酒出了问题。袁大志说,那时候袁洪还在工地打工,但已经好久不出工了。

下午5点多,潇湘晨报记者联系到了袁洪的堂哥袁大志。袁大志说,准备晚上赶到长沙处理后事。说起这个堂弟,袁大志不是特别了解,甚至问起年龄,都是说“大概是1980年(出生)的”。袁大志说,袁洪在外多年,至少4年没回过邵阳。

对于袁洪当时的病情,潇湘晨报记者并未在医务人员处得到更多的佐证。

之后,小龙通过袁洪遗落的联想手机,联系到了他在邵阳隆回的堂哥袁大志,但对方并没有来长探望。事后,潇湘晨报记者也从袁大志处证实了这一点,他称“那次实在抽不开身”。

约一周前,袁洪又被送进中心医院,袁大志接到了小龙等人的电话,但并没有到长沙,他说,这一年来,至少为袁洪跑了三四次长沙,好几次是因为喝酒,但多方劝导,这个堂弟都不愿意回老家,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。

和此次的情况有些类似,医院在登记时,袁洪的姓名栏写着“无名氏”。因为自始至终,没有亲友上门了解情况,医院也没有了解到他的身份信息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采访中